深扒西甲泄密门:连续曝光巴萨机密文件,世界报是何媒体?机密文件哪来的?

几个月前,皮克同西班牙足协主席鲁比亚莱斯的录音门事件就让我们领会到西班牙媒体获取机密文件的手段,继皮克事件的《机密报》之后,另一西班牙媒体《世界报》又爆出大瓜,这次甚至...


几个月前,皮克同西班牙足协主席鲁比亚莱斯的录音门事件就让我们领会到西班牙媒体获取机密文件的手段,继皮克事件的《机密报》之后,另一西班牙媒体《世界报》又爆出大瓜,这次甚至直接将巴萨的谈判合同公诸于世。

趁着本次国际比赛日的联赛空窗期,西班牙媒体《世界报》一举揭露了诸多和巴萨有关的内幕消息,除了早已离队却依旧自带流量的梅西,近期争议不断的皮克在2018年签下的合同细节也被公布。这里我们不站队去谈论球员和俱乐部的利益之争孰对孰错,而是从事件本身出发去探讨,世界报的可信度高么?这些机密文件他们从何而来?是否真的像不少球迷所说那样,是巴萨内部主动流出?

世界报权威与否?他们是什么性质的报纸?

首先必须明确,这次揭秘专题发起者《世界报》并非球迷所熟悉的《世界体育报》,它并不是地方性质亲巴萨系的巴萨俱乐部御用报纸,而是西班牙国内发行量第二大的日报,网站也是西班牙国内日访问量最大的数字媒体网站。该报总部设立于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但在其他城市都设有多个新闻局。日报有一个国家版和十个不同的地区版,影响力非常深远。

《世界报》的内容主要提供西班牙国内外各方面的新闻资讯,体育并不是他们主攻的版块,诚然,从《世界报》对巴萨诸多合同的描述我们也不难看出,该报并没有站在一个足球的视角去阐述观点,更多是以经济的角度去批判经济萧条之下,职业俱乐部和球员动则上亿合同的现实。

西语版维基百科上对《世界报》评价如下:在社论上,《世界报》经常以独立和自由的色彩表达中右翼的主流观点。他的编辑路线为“自由主义”,其专栏作家中存在显着的折衷主义(没有自己独立的见解和固定的立场,只把各种不同的思潮理论,无原则地、机械地拼凑在一起的思维方式),经常公开批评社会现象,立志成为一份进步的报纸。

单就“社论”而言,《世界报》确实勇于揭露,他们在揭露一系列社会丑闻上起到了关键作用,包括国民警卫队司令的贪污行为、对西班牙中央银行行长的内幕交易和税务欺诈的指控以及巴尔塞纳斯事件等等。因此不难看出,《世界报》在政府和警方均拥有消息源,他们经常可以得到一手的调查资料,这是《世界报》能够得到和巴萨相关机密的前提。

世界报从何得到这些文件?巴托梅乌埋祸根

回到该起事件本身,世界报揭露出的合同细节是否可信?如果可信,他们又如何能够得到这些合同细节?

诚然,《世界报》直接将双方沟通的邮件贴出来的做法就有非常高的可信度,巴萨在随后做出了侵权声明,而没有否认揭露的内容,也是这些揭露文件真实性的证明。

巴萨在声明中强调:“这些信息和文件并未与各方共享,而该媒体却吹嘘获取了巴萨大量的文件和电子邮件”。这一句话说明了世界报是从其他途径来获取这些信息。从何途径?在巴萨的声明中提到了“Barçagate”一词是关键。

Barçagate指的就是巴萨之前的“水军门事件”,是巴托梅乌时代巴萨在社交媒体上涉嫌诽谤球员的活动。

2021年3月1日,加泰罗尼亚警方突袭了巴萨的办公室,进行了搜查和扣押行动,巴托梅乌后来承认他为了改善巴塞罗那在社交媒体上的形象确实聘请了“I3 Ventures公关公司”,同一天,巴萨也发表了声明称已经提交法警要求的信息和文件。正如前文所言,《世界报》能够通过警方这一渠道得到一手的调查资料,因此,他们发布的这些内幕文件,就是当初提交给警方的调查文件。

因此,这些私密文件并非巴萨主动透露给媒体,巴萨在事后就表示会研究采取法律措施,这绝非是双方公演的一出戏。从《世界报》对这起事件相关的评价可以看出,《世界报》的用词非常犀利苛刻,以《世界报》在西班牙的影响力,这起事件必定对巴萨俱乐部的名望造成一定的打击。退一步讲,巴萨即便要透露给媒体,也不会选择一个和自己交恶已久的媒体。在先前的梅西合同、内马尔合同等事件中,巴萨早已和《世界报》反目。

对簿公堂?世界报并不畏惧

在巴萨发出了侵权声明表示将研究采取法律措施后,《世界报》也不甘示弱地发表了一份“声讨文章”,在文章中《世界报》如是写道:“本报正在发布的关于巴萨门的一系列独家报道,突出了百万富翁球员的贪婪和一群管理者的软弱,他们不考虑后果就向自己的虚荣心屈服。

在2020年6月,我们沉浸在最近的历史上最深刻的经济危机之一,梅西的经济团队却要求俱乐部提出一系列站不住脚的条件来与他续约,巴萨门的调查今天仍在继续,有更多证据表明球员对俱乐部的权力,以及他们如何利用这一地位谋取与他们工作无关的利益。

又一次,有人试图恐吓我们,这对本报来说并不新鲜,本报曾经面对过其他类似的案件,巴萨董事会昨天宣布,面对我们的揭发他们考虑是否采取行动,它不敢做的是质疑信息的真实性,这些信息显示了对球迷的不尊重。”

正如世界报所言,他们并不畏惧对簿公堂,而是以“正义者”的身份来谴责球员索要高薪和巴萨放任高薪这一现象。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是《世界报》首次披露梅西的高薪,早在去年初,《世界报》就爆出了梅西的2017年签署4个赛季薪酬高达5.5亿欧元的合同,在当时因疫情俱乐部普遍缩减开支的情况下,这一数字引发了不小冲击。巴萨当时就有意起诉《世界报》,但是在接受科贝电台采访时,《世界报》副主编埃斯特万-乌雷兹蒂塔就不以为然:“巴萨想起诉多少次都可以,他们肯定不会赢的。任何一家获得了体育史上最重要球员合同的媒体都有责任公开这份合同。”

正如前文所言,《世界报》并不会站在足球的视角去看待问题,因此,他们不会深究梅西究竟能够给巴萨带来多少创收,社论的文章向来就具有煽动性,相比谴责和起诉,更希望的是这些文件能够对俱乐部起到警示作用,而不是引起又一徒费口舌的争论。

(仰卧撑/反大师)

相关文章

彩神彩票平台,彩神彩票官网,彩神彩票网址,彩神彩票下载,彩神彩票app,彩神彩票开户,彩神彩票投注,彩神彩票购彩,彩神彩票注册,彩神彩票登录,彩神彩票邀请码,彩神彩票技巧,彩神彩票手机版,彩神彩票靠谱吗,彩神彩票走势图,彩神彩票开奖结果